下沙一些小区群租户超过自住户 麻烦和隐患没完没了

下沙一些小区群租户超过自住户 麻烦和隐患没完没了

【编者按】群租现象伴随着房产市场和城市化的发展,出现在各大城市外沿的新建住宅区里。在杭州下沙,工业区和大学城的集合,造就了一批以务工人员和大学生为主的群租客。一间大套隔成多个小间出租,投资人拿到利益的同时,整个住宅区的安全、卫生、环境等问题却滋生、困扰着普通居民。国庆期间,18岁的小娟被群租的室友劫杀在租房内。浙江在线记者从小娟所住的小区也是群租乱象的集中地开始,一步步探究群租乱象、揭开乱象根源,并寻求解决之道。

浙江在线日讯(浙江在线 记者 俞雯褀 吴晛)把一间房间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间,分别出租或按床位出租,这种被称之为“群租”的租房模式,因过度占用住宅内公共资源、极易产生治安、消防隐患而声名狼藉。

“群租房”现象,近年在杭城一些小区不断涌现。昨天,因为一桩发生在群租房的命案,本网记者走访了下沙一群租房重灾区伊萨卡小区。事实上,在杭州下沙,由于民工多、学生多,群租泛滥,几乎各个小区都有群租客的踪迹。

前些年,下沙房产迅猛发展,一幢幢高层住宅拔地而起。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客纷纷来这里砸钱买房,然后转租获利,而租下这些高档住宅的人再将房子切割成数块后二次出租。“群租房”现象越演愈烈,多个小区甚至出现了租客多过业主的现象,给业主、管理者带来不少“烦心事”。

下沙作为大学城、开发区的定位确定后,引来的不光光是大量的学生与务工人员,还有大批房产开发商。近年来,下沙沿江树立起不少高档楼盘,像是海天城、多蓝水岸、云水苑、梦琴湾、金沙学府等。由于价格低廉,且靠近地铁交通便利,这里的楼盘吸引了各地投资客。

因为房东买房是出于投资的目的,在房产市场波动和大量租房需求等因素的作用下,不少闲置的空房被拿到了租赁市场。很多投资客甚至人不在杭州,房屋交由承租者全权管理。伴随着房价的上涨,租金水涨船高,于是很多租客成了二房东,把手里的房子隔成小间再转租。

下沙一共两个街道,存在群租现象的基本都集中在白杨街道,该街道暂住、流动人口就超过20万人,本地人口仅2万。而位于高档小区、面积小、价格便宜的租房也正迎合了周边大学生、务工人员等流动人员的需求,租房市场生意可观。一批二房东甚至手里攥着好几套房子,做着大量的群租生意。

据统计,白杨街道辖区内有44个小区,共有房屋4.5万套,而出租房就有1.6万套,各个小区都有群租客,但大多数集中在了沿江新建的7个小区。在这些小区中,出租房的数量往往占到了总数的三分之一,甚至更多。以金沙居为例,共有房屋1100套,其中自住户为350套,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出租房,占比更悬殊的瑞景湾,出租房的套数是自住户三倍多。

白杨街道办事处综治科王科长告诉记者,为了赚钱,隔小间群租的比较夸张的例子不少,曾经有一套130平米的大房子被隔成了六个隔间,每间塞满了高低铺,就连厨房也放下了四个铺位,整个套房里住进了35个人!

伴随群租的,似乎总是问题和麻烦。在群租户内,人多且杂,卫生、安全问题成了小区的烦垃圾随意乱丢、车辆乱停乱放、白墙上乱写乱划网上关于群租房的吐槽声一大片。

住在下沙保利东湾的小黄,自从楼下住进了群租客便开始焦虑。小黄说,当初是看中下沙人少、幽静,事实却正好相反晚上,他因为楼下的群租户里的打麻将声睡不着;一大早,又被群租户里不同作息时间的人吵醒。

住在清雅苑的贺先生,甚至曾向法院起诉楼上业主群租扰邻。贺先生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,在下沙一所大学任教。由于和楼上群租客的作息不同,常常被噪声吵得难以入眠,导致他精神不佳,工作不好。

很多人的概念里,租房毕竟不是自己的家,所以对房屋以及公共空间也就缺乏爱护的意识。车辆乱停乱放、墙面乱涂乱画、绿化乱踩乱踏各种小麻烦让小区的自主业主和管理方很是头痛。

最让人难以忍受、也最危险的,是高空坠物。刘大姐告诉记者,她就曾不幸中招,在自家楼下被一盆水泼头,而且“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水,心里火大的要死,事情也不办了,赶紧回去洗头。”昨天下午,记者在采访时,就差点被一个冬枣核砸中。

闻潮派出所辖区有26个小区,沿江的七个群租重灾区都在它的管辖范围内。自打派出所2010年成立以后,辖区内大部分的警情都来自群租房,其中又以入室盗窃居多,占了近八成。

2012年,下沙警方曾破获一起沿江小区系列入室盗窃案。犯罪嫌疑人余某专挑群租房下手,作案14起案件,涉案价值10万多元。

“租客大多防盗意识薄弱,门常常不关或者忘记锁,加上有些出租房用的是木门,因此给盗贼留了机会。”副所长张春林告诉记者,失窃最多的就是手机,笔记本电脑、现金等也有一些。

下沙曾集中开展群租房整治,失窃的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,加强物管、安装门禁后,部分小区盗窃案发案率明显下降。以梦琴湾为例,盗窃案下降了近半,原本一个月有十余起入室盗窃,后来一度禁绝了。

盗窃案件是少了,但群租房所引发的纠纷却每天都在发生。其中最多的就是涉及房屋租金的纠纷,占了报案总数的一半以上,住户讨要押金不成演变成打架斗殴的事也曾发生过。

一般租户都是租一个月多付一个月押金,有的人退租以后想拿回押金便跟房东吵着要。报警以后,房东往往会给个民警面子,调解以后退还部分押金。一次,有个租户半夜1点报警,原因是因为房东不肯多退还50元押金。

“我们能调解的尽量调解,毕竟解决他们的烦心事,事情也不会闹大。”不过,令张春林比较纠结的是,整个辖区有4万套房子,社区民警只有10个,每个民警实在是“压力山大”。

一根根电线,错落交叉从一个房间爬到另一个房间;偌大一套房只隔出窄窄的、仅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过道;用于隔房的易燃木板或石膏板,被耐火防火的“轻质砖”所代替;由于租客们互不相识,各自见缝插针地搭炉开伙相比治安问题,群租房的消防隐患同样让人闹心。群租房屋人口密度过大,消防设施不到位,引发的安全问题也不少。

2009年4月22日,下沙大都文苑风情小区一出租房发生火灾。起火的是一套一百四十多平方米的房子,被隔成了七、八个小间,其中一个租户使用“热得快”烧水,引发了火灾。

早些年,多蓝水岸有不少小商小贩居住,他们白天在出租房内开灶做小吃,窗口阳台时常冒出一阵阵油烟,晚上便推车出发去工厂、高校附近兜售。2011年1月,一户无证饮食经营的租客,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将小摊车推进了群租房内,而煤炉又没有完全熄灭,引起火灾。

民警和消防人员在一次对该小区的排查中,竟搜出了高层禁用的400多个煤气瓶。街道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的“盛况”时说,过道里一排都是煤气罐,他当时也被吓出一声冷汗。今年5月,上海一高层群租房发生火灾,两名消防员在救火过程中意外牺牲。经现场勘查发现,房内住有10人,违法使用液化气钢瓶,可燃物多、火灾荷载大。

记者了解到,虽然下沙并未发生较为严重的群租房火灾,但群租现象中存在严重火灾隐患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消防和公安等部门也对此十分重视,积极开展整治与防范工作。

混乱的群租,不但直接造成环境脏乱差,影响小区居民的正常生活,更是留下诸多安全隐患。群租房之困是当下城市管理中遇到的一个普遍难题。然而,面对高额的房价和微薄的收入,群租客又有怎么样的无奈,相关职能部门又如何破解困局?本网记者将进一步调查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frenchyinfocus.com/,弗雷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